“中科系”何以失血? 近500亿债务待化解 全部账
财经
福州新闻网_福州新闻资讯网站
福州新闻网
2019-01-26 16:42

导读:卷入这次债务旋涡的有建行、农行、中行、交行、稠州银行、恒丰银行、华夏银行、中信银行、盛京银行、中旅焦作银行、徽商银行等银行,还有更多信托和券商。部分地方小银行涉及的债权甚至超过20亿元。

本报记者 周炎炎 上海报道

560亿的负债,178家债权人,构成了国企中科建设9个月来的最大阴影。

21世纪经济报道独家获悉,中科院行政管理局100%持股的中科建设开发总公司(下文简称“中科建设”)自2018年5月出现兑付危机以来,截至2018年12月,该公司总负债高达560亿元,涉及债权人178家,而该公司全部账户陆续被查封冻结,债务危机无力化解之时又陷入生产停顿。至此,深陷困境。

据21世纪经济报道了解,1月24日,在银保监部门的牵头之下,“中科系”金融机构债权人组成债委会,选举徽商银行和中旅焦作银行为主席单位,华夏银行、农业银行、稠州银行、吉林信托、东亚银行为副主席单位,共同协商化解“中科系”债务危机。

中科建设开发总公司前身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工程局,系军转地综合性企业。1999年划归于中国科学院管理。公司原总部设在北京中关村中国科学院,2014年总部迁入上海。目前该公司下辖各级分公司、子公司和项目公司共计215家,主营业务包括投融资、城市配套服务、房地产开发贸易、高新技术成果转化、文化旅游、能源交易等多个板块。

债务窟窿有多大

在上述债权人委员会组建会议上,“中科系”的债务窟窿浮出水面。

有知情人士告诉记者,中科建设总经理顾玮国在会上称,2018年12月该公司进行了初步资产和债务登记,总资产规模为715亿元,总负债金额为560亿元,资产负债率为78%。该统计是以合同融资金额为准,但由于涉及笔数多,跨越时间长,涉及分子公司众多,还有一些并未实际放款的项目以及重复计算,实际负债金额应当不超过500亿,这个口径下负债率不超70%。可以对比的是,截至2017年底,中科建设总资产521.49亿元,负债率68%。

其中,“中科系”对金融机构负债426亿元。截止到2019年1月7日,“中科系”被金融机构诉讼案件共22起,涉诉机构27家,涉诉金额50亿元。

21世纪经济报道了解到,卷入这次债务旋涡的有建设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交通银行、稠州银行、恒丰银行、华夏银行、中信银行、盛京银行、中旅焦作银行、徽商银行等银行,还有更多信托和券商。部分地方小银行涉及的债权甚至超过20亿元。

中科建设方面坦言,目前企业名下账户全部被查封,账户里共有超过3亿的流动资金。而有些优质资产也被查封,最高的一项资产被查封了24次。中科建设称,只要这些账户解冻、资产解封,就可以变卖套现,偿还债务。

有中科建设管理人员称,该公司员工已经4个月没有领薪水。

为何“失血”

上述知情人士告诉记者,顾玮国在会上分析了该公司遭遇现金流断裂的原因,称过往高速发展过程中存在的隐患和风险逐步显现,加上国家去杠杆等政策调整,债务逾期时有发生。特别是2018年5月9日,由总公司担保的下属子公司中科金控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发生了1.5亿元的“华创中科金一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逾期事件,引发了一系列社会传闻,而公司未能快速做好应急反应,导致该事件的不良影响不断发酵,并产生连锁反应,最终导致公司阶段性信用危机及债务风险。

深究下来,顾玮国坦言公司体制存在固有缺陷,作为全民所有制企业与现代企业经营管理有很大差距,另外2016年改制为有限责任公司以来,开展了清产核资,调整了行政、人事、财务等管理工作,牵扯了精力,影响了对生产经营管理的投入,面对外部环境变化和资金短缺,无法快速决策。

更重要的是,顾玮国反思道,部分下属单位管理团队组建时间不长,制度不健全,经营方面贪多求大、盲目扩张,当国家对房地产行业严格调控、PPP项目急刹车、金融去杠杆之后,后续经营资金不足,难以回流。

一位中科建设员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2012年之前,中科建设只做建筑施工承保,没有涉足其他领域,基本没有融资贷款,盈利微薄。但在2012年到2016年的4年间,公司经营方向改为城市配套服务、文旅、贸易、能源等多个产业。2017年末,该公司营业收入367.39亿元人民币,利润总额59.13亿元人民币。

而有外资行债权人表示,中科建设对子公司毫无约束力,内控混乱,甚至出现了子公司提供担保却不盖章的行径。

与会的银监部门人士则“各打二十大板”,认为除了中科建设盲目多元化的自身原因之外,金融机构没有做好尽职调查,甚至对其三级、四级子公司贷款的时候,都不知道中科建设没有实行统一的财务管理,只是冲着“中科院”的品牌,就贸然为其融资。

债权人不满“中科系”方案

中科建设提出债务化解的方案,一是加快改制,在2019年上半年完成全部清产核资,完善内控,建立财务制度。把不符合公司发展方向,也未能产生理想现金流的经营性资产和业务迅速剥离和出售;二是对于符合公司发展方向,暂未能产生明显现金流的经营性资产,要引入行业领先企业,通过项目公司混改、股权出让、股债结合的方式快速获取部分现金收入。

中科建设方面称,目前可以盘活的是6个土地项目,分布在上海、江苏昆山、浙江海宁、海南海口、河北廊坊等地。记者计算得出,共计4200亩土地,这些项目负债152.6亿元,需追加投入资金115亿元,可产生250亿元净现金流。另外正在施工承包的项目97个,合同金额460亿元。

中科建设方面的诉求是,银行业金融机构不起诉、不查封、不抽贷、不断贷、不降级。此外还希望展期续贷,对于贷款到期的逾期部分给予展期2年的时间;对于利息未归还导致提前收回的贷款,如果还款时间短于12个月,给予延长到12个月到24个月;对于目前尚未逾期,但未来6个月到期的贷款展期12个月。

中科建设还提出,希望中央和地方金融资产管理机构对部分项目进行股债融资,银行继续为其融资、组织银团贷款,加大联合授信力度。

多家银行、信托对中科建设的方案表示不满。有银行债权人代表对21世纪经济报道直言:“中科建设的诚意不够,而中科院也没有表态是‘保’还是‘弃’,我们如何有信心收回债权?”

一家来自山东的银行债权人代表称,企业还息尚无安排,就让银行配合继续贷款,有些“画饼充饥”,再拖欠利息,该行就要将其计入不良,这种情况下没法展期续做。也有银行人士表示,可以对未来的利息“缓一缓”,但是前期利息是否有挂账制度,还需要明确,贷款五级分类不知要不要据此调整。

虽然债委会已经成立,但是也有人对其未来运行信心不足。有债权人代表称,一方面是上百家法人机构作为债权人,统一意见难度高,另一方面,担任会长单位的并非国有大行,不知未来统一调度的能量如何。此外,中科建设的715亿资产究竟是什么披露不足,未来资产处置难度很大。

“现在中科建设方面说公司存在的是流动性风险,我们如何能知道是不是资不抵债的风险?都说以时间换空间,但这个空间是否存在呢?”上述债权人代表称。

银保监会相关人士在会上表示,中科系和金融机构各有诉求,但全部实现是不现实的,希望能各退一步,制定详实计划完成企业自救,止血输血,不仅要化解债务风险,还要浴火重生。此外,可以在解冻企业账户上双方先达成共识。(编辑:周鹏峰)

版权保护: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kaixinbooks.com/caijing/47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