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30位著名知识分子联名警告:欧盟正在分崩离
社会
福州新闻网_福州新闻资讯网站
福州新闻网
2019-01-27 18:04

据《卫报》报道,1月25日,捷克裔法国作家米兰·昆德拉、英国作家萨尔曼·鲁西迪、英国作家伊恩·麦克尤恩、英国历史学家西蒙·沙玛、白俄罗斯记者S·A·阿列克谢耶维奇、土耳其作家奥尔罕·帕慕克和法国哲学家伯纳德-亨利·莱维等三十名作家、历史学家或诺贝尔获奖者,在包括《卫报》在内的几家媒体上发表了一份名为《为欧洲而战》的宣言,宣称“欧盟”作为一种价值理念“正在我们眼前分崩离析”。

 

这份宣言由法国哲学家伯纳德-亨利·莱维起草,宣言中称,欧洲的自由主义价值观面临“自20世纪30年代以来从未见过”的挑战。随着英国脱欧愈演愈烈,民粹主义者在欧盟议会的选举中获得了相当大的进展。


英国伦敦当地时间2019年1月21日,英国脱欧的支持者和反对者在议会大厦外面抗议。当天英国首相特蕾莎·梅提交了脱欧协议被否决后的替代计划(B计划)。

 

萨尔曼·鲁西迪跟《卫报》说:“欧洲陷入了这70年以来最严重的危机,我们要站出来提醒大家。对英国来说,我希望议会能够批准第二次脱欧公投。这可以结束英国脱欧的灾难,并也能拯救欧盟。”

 

麦克尤恩说,他已经签署了这份宣言,因为他对现状非常悲观,“但是依然要尝试扭转现在的时代精神。”

 

诺奖得主、土耳其作家帕慕克说,欧盟作为一种理念对于非西方国家来说,也非常重要。“没有欧盟作为一种理念,自由、女权、民主、平等这些价值观很难在我们这边的世界存续下来。欧盟的历史性成功,使得我们更容易捍卫这些对全人类至关重要的价值观。欧盟不仅是个地理概念,首先应该指向这些价值观。而这些欧盟价值观正在被攻击。”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土耳其作家奥尔罕·帕慕克.

 

今年5月份,英国将不会参与欧盟选举。据大多数观察人士预测,民粹主义者、民族主义者和反移民政党的支持率会上升,因为他们中的许多人在各国选举中取得了重大进展,而传统的中右翼和中左翼,在欧洲战后的政治生态中显得疲软。

 

意大利极右翼政党联盟的马泰奥·萨尔维尼称这次欧盟选举是“精英、银行家、金融资本家、移民和不稳定的无产者”与“劳动人民大众”之间的选择,并承诺形成一个持欧盟怀疑论的“意大利-波兰轴心”。

 

意大利极右翼政党联盟的马泰奥·萨尔维尼。

 

匈牙利总理欧尔班·维克托表示,这次选举是一次告别“自由民主”的机会。与英国脱欧派不同,许多欧洲的民粹主义者并不想离开欧盟,而是想接管欧盟。

 

法国总统马克龙和德国总理默克尔指责了崛起的右翼民粹主义者。虽然法国和德国内部都遭到了右翼民粹主义者的侵袭,但他们在本周重申了欧盟各国战后的友谊,并警告说,我们不能遗忘过去血腥的教训。

 

在布鲁塞尔的欧盟官员认为,民粹主义者获得胜利的可能性很大,尤其是在欧盟内部强大的亲欧盟政党分裂时。选举结果也许会很复杂,欧洲议会也许会越来越无法通过立法来应对移民问题和欧元区改革等重大挑战。

 

虽然签署《为欧洲而战》的知识分子们没有采取什么实际行动,但是他们签署这份宣言让他们“拒绝屈服于这场迫在眉睫的灾难”。他们明白,“在法西斯主义失败后的四分之三个世纪,以及柏林墙倒塌三十年后,现在正在进行着一场新的文明之战。”


法国因抗议政府加征燃油税而起的黄背心运动,已持续两个多月,目前仍不见停止的迹象。


附《为欧洲而战——否则破坏者会毁灭它》全文:

为欧洲而战——否则破坏者会毁灭它

 

作为一种理念的欧盟正处于危险当中。

 

到处都有对欧盟的批评、辱骂和厌弃。

 

这些呐喊有:“‘建设欧洲’够了!”;让我们重新接续起我们“民族的魂”;让我们重新发现我们“失去的身份”。这些民粹主义者们的议程席卷了欧洲大陆,尽管他们所谓的“魂”和“身份”只存在于煽动家的想象当中。

 

欧盟正在被那些因怨恨而迷醉的假先知所攻击,他们神智不清却出尽风头。两个伟大的盟友——英国和美国曾在上世纪的两次自相残杀中将我们救了出来,但我们现在却被他们抛弃。他们越来越受到克里姆林宫的影响。欧盟作为一种理念、信念和我们身份的代表,正在我们眼前分崩离析。

 

这就是今年5月欧盟议会选举前的政治氛围。除非有什么变化,有什么能力挽狂澜的东西出现,否则欧盟将会出现史上最具灾难性的结果:破坏者们将获得胜利,这令那些继承伊拉斯谟、但丁、歌德和柯米尼亚斯遗产的人感到耻辱,也让我们的文化和智慧蒙羞。这种仇外心理和反犹太主义是一场灾难。

 

下面签名的就是那些拒绝屈服于这场迫在眉睫的灾难的人。

 

我们将自己视为爱欧洲的人(尽管这一群体比我们日常所想的人数多,但是他们很安静),我们了解这里面的利害关系。在法西斯主义失败后的四分之三个世纪,以及柏林墙倒塌三十年后,现在正在进行着一场新的文明之战。

 

我们的信念是继承那些伟大的理念,相信这些理念足以让欧洲人民超越自己,也超越过去的战争阴影。我们相信,这些理念仍然是一种抵御曾给我们带来黑暗的极权主义的力量。我们知道其中的利害关系,因此我们不会放弃。

 

让我们加入这场浪潮吧!

 

我们呼吁在欧盟议会选举前夕采取行动,拒绝对欧盟的掘墓人投降。

 

让我们举起代表欧盟精神的火炬,尽管它存在着错误、失误和偶尔的怯弱,但它仍然是地球上每一位信仰自由的男女的第二故乡。

 

我们这一代人错了:我们就像19世纪的加里波第追随者一样,重复念着祷文:Italia se farà da sè(意大利会自己创造出来),我们相信这块大陆会自己团结起来,没有必要为它而战,或者为它效劳。我们告诉自己,这是“历史的方向”。

 

我们必须与这种旧信念彻底决裂。我们不再有选择权。我们现在必须要为欧盟的理念而奋斗,不然它将在民粹主义的大潮中灭亡。

 

我们必须在民粹主义浪潮使得欧盟分崩离析之前,重新发现政治自愿主义。否则,我们只能被怨恨、仇恨和人们悲伤的喧嚣所淹没。最迫切的是我们必须对灵魂和精神的纵火者发出警告。他们从巴黎跑到罗马,在巴塞罗那、布达佩斯、德累斯顿、维也纳和华沙停留,玩着烧毁我们自由的火焰。

 

在这场奇怪的“欧洲败退”里,地平线上即将出现的是欧洲的新危机,这会推翻曾经让我们变得社会伟大、光荣和繁荣的一切。这是自20世纪30年代以来从未见过的危机:对自由民主价值观的挑战。

 

《为欧洲而战》的签名者名单:

瓦西利斯·亚历克萨基斯、S·A·阿列克谢耶维奇、安娜·阿普勒鲍姆、J.C.龚达尔、大卫·格罗斯曼、阿格妮丝·赫勒、埃尔弗里德·耶利内克、伊斯玛·卡达尔、乔治·康拉德、米兰·昆德拉、伯纳德-亨利·莱维、安东尼奥·洛博·安图内斯、克劳迪奥·马格利斯、伊恩·麦克尤恩、赫塔·米勒、柳德米拉·乌利茨卡娅、奥尔罕·帕慕克、罗布·里曼、萨尔曼·鲁西迪、费尔南多·萨瓦特尔、罗贝托·萨维亚诺、艾乌哲尼欧·斯卡法利、西蒙·沙玛、彼得·施耐德、阿卜杜拉·西德兰、蕾拉·斯利玛尼、科尔姆·托宾、马里奥·巴尔加斯·略萨、亚当·米奇尼克和亚当·扎加耶夫斯基

 

撰文、翻译:新京报记者 徐悦东

编辑:徐伟  校对:李铭


版权保护: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kaixinbooks.com/shehui/5139.html